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洪荒之圣道煌煌_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道兴衰史,白泽路走宽/窄

时间:2021-07-06 15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星之煌小说洪荒之圣道煌煌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道兴衰史,白泽路走宽/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白泽。”

    高古沧桑、淡漠超然的话音响彻混沌,烛龙大圣凝视白泽妖帅。

    “你要阻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白泽颔首回应,“好歹我也是在天庭混饭吃的,关键时候要能发挥些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日子过的忒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被人各种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窥探一下未来,就引来黄帝的攻击,差点被删号。”

    “紫霄宫里,说了一些实话,竟然被大庭广众之下恐吓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还有没有天理?!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的,都当我很好欺负?”

    白泽说着,叹了口气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比这些狠茬子,我是弱了点……被欺负,那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眼下,我想我该硬气一把了,要站起来了!”

    白泽的目光逐渐凝聚,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是欺软怕硬的那种类型。”烛龙大圣一张嘴,便扭曲了画风,“干不过那些狠茬子,于是觉得在我这里能刷一下存在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泽嘴角抽了抽,略微沉默,而后认真解释,可不能叫对面的家伙对他的形象污蔑,毕竟眼下算是大庭广众之下,那么多的大罗看着呢,里面不乏萌新,“我从来没有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表现拉胯,只是因为本人的状态不对,面对客观存在的现实,打不过就是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所有人,我再不同了!”

    “烛龙,烛九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动手……那我也不介意拿你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白泽非常认真,感染到了烛龙,让他也跟着凝重起来,“你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白泽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本书籍,上面布满了沧桑的痕迹,“鸿钧分宝,我从他那里取回了本来分割出去的一部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更美妙的是,他还合天道了……少了这个强势干预洪荒的变量,你知道我多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终于重新回到了最巅峰的姿态,是天地的最高图书馆馆长,是洪荒历史的记录者,掌握全宇宙的大百科全书,还能动用被封存的禁典。”

    “禁典一出,我捶你,就像捶弟弟一样。”白泽自信无比。

    “禁典?”烛龙大圣有些摸不着头脑——洪荒之中,有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吗?

    “你在诈唬我?”

    烛龙思索无果,叹息一声,光阴的波动因此变得更加喧嚣躁动,像是要湮没沉沦无穷混沌,追溯向一切的起源。

    颠倒逆乱的时序之下,九成九的大罗都感到有几分无力。

    大罗,本是无限时空永恒自在的完美生灵。

    但在此刻,程序上似乎出现了bug,一种至高的权限在演绎,疯狂的消除存档。

    哪怕存档消除不干净。

    但是海量的垃圾冲刷攻击,也足以让人感到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而做为最主要的冲击目标,白泽妖帅的身形都隐隐变得虚幻起来,似乎是要被覆盖掉太初之后的一切人生轨迹,只留下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还能蹦跶。

    可是,在烛龙行将成功的那一刻!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白泽镇静的翻动了手中书籍。

    当纸页声响起,时光的涟漪顿时被荡开,再不能影响到他!

    “嗯?”烛龙动容。

    “你掌握光阴,拨动岁月;而我书写历史,编排纪元。岁月无情,能磨灭太多事物,可总有一些东西,是磨灭不了的!”白泽庄重威严,在纸页陡然放出的金光衬托下,太过超然神圣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录历史,记录时代……虽然拳头一直不大,总是惨遭和谐。”

    “可最珍贵的东西,我一直铭记,撰写成册,便是禁典,还时常深入阅读理解其中思想。”

    白泽深深看了烛龙一眼,又看看帝俊太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某种程度上,我比某些人更有资格担任天庭的皇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坐上妖皇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鸿钧绝对睡不了哪怕一个安稳觉。”

    烛龙眸光幽暗,死死的凝视白泽手中的那本书籍,“难道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猜到了。”白泽眼神平静,“这本禁典,其实就是第一任盘古的语录,各种重大的会议上的发言记录,包含了他的思想和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录了一位伟大者的成长道路。”

    白泽叹息。

    远处,正在坐庄的伏羲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感慨无比。

    “白泽,是一个很好的同志……他路走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你拿什么跟我对抗?”白泽注视烛龙大圣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的胜负,还没有开始战斗,便已经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你在时光上的成就无与伦比,甚至都福泽了整个洪荒、无穷时代,成为大罗修行的基础必修教材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时光渺渺,也湮没不了盘古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在盘古成功开天辟地的那一刻,在洪荒证道大罗的那一刻,一条至高无上的铁则便铭刻了下来!”

    “人定胜天!”

    “苍生黎庶,是历史的创造者!”

    “你的时光之力,纵然能消磨腐朽一个个精英,阻截时代的进程。”

    “可只要希望还在,梦想还在,奋斗还在,牺牲还在……终将踏上一条永恒的道路!”

    白泽高举《盘古语录》,奋力挥下!

    “烛龙!”

    “你便接我一招——”

    “人道兴衰史!”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一道无法形容的光绽放。

    它似乎是七彩的。

    又似乎是纯白的。

    繁复纷杂,到最后有一种明艳的红。

    光芒倾洒,击穿了光阴的屏障,要将烛龙给淹没!

    所过之处,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。

    那种伟大的力量之下,混沌也不过是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曾经,人道开辟意志的代表——盘古,便是硬生生击溃了混沌的根本,因此创造出了永恒洪荒!

    第一时间,烛龙便认识到了——白泽刚才吹的牛,虽然有些夸张,但绝对夸张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下来,他要是敢硬接?

    多半是要被打的满头包,捶的跟个弟弟是的。

    好在,他不一定需要硬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间不容发之际,烛龙分割了光阴,重定了时序,修正了时间的轴,演化自己的时间之道,取材太易,自无中生有,打造出超越白泽所见的梦想之乡。

    两尊屹立在巅峰层次的大能,彼此互不相见,断绝了一切感知和联系,自然也谈不上攻伐与否了。

    待到明艳的光芒冲刷而过,烛龙才再度现身,摸了摸额头,有一点冷汗沁出。

    “算你躲的快。”白泽有些惋惜,“如果你硬接,少不得爆掉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烛龙默然。

    他必须承认,面前这个史官,实在是太有两把刷子了。

    天天泡在图书馆、档案馆里面,了解一切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所有隐秘,拿到各种各样第一手的资料,包括最顶级人物的成长记录、思想理念。

    整个洪荒,都是他的后盾;所有人杰,都是他的助力。

    连盘古的思想理念,都被详细无比的记录下来!

    没事就研究两下,再结合一下时代变迁,看看能不能学习到什么屠龙术。

    一切历史,都是当代史。

    做为史官的白泽,绝对是洪荒里面最凶残、最危险的先天神圣之一!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。

    若是公平竞争,就看他掌握的技能,绝对有希望坐到妖皇的位置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那样一来,鸿钧真的就睡不着觉了。

    一个琢磨出人道兴衰史,时常刻苦研读《盘古语录》的妖皇……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搞不好过不了两天,就举起了伐天的大旗,将鸿钧的影响力从天庭中驱逐出去,最后不得不缩在一隅之地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但哪怕遭到了些许的压制。

    白泽依然很凶残。

    天庭十大妖帅,他是当之无愧的头号人物,权利威望,不逊色妖皇多少了。

    烛龙大圣心中有些忧虑,感慨时势多艰,今天白泽的爆发太璀璨,巫族的对手中又多了一个硬茬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也不是太慌乱,看着白泽若有所思,“你的确很强……不过刚才那一招,你能随意放么?”

    白泽眨了眨眼,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你在骗人。”烛龙摇头,“我承认,你对人道兴衰的理解太深,解读《盘古语录》那么多年,鼓捣出了了不得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终究不是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得再多又如何?你无法完美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易,信道难;信道易,行道难;行道易,得道难;得道易,守道难。”

    烛龙语气舒缓,“你已经得了其精髓,能演化那一招人道兴衰……可你却守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先前我也躲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将那道理贯彻了,我就该改口称呼你为——白·盘古·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像现在?”

    “还是白·收费改史·泽。”

    烛龙大圣失笑。

    白泽的脸顿时拉得老长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!

    当面说他收费改史?!

    他不过就是赚点小钱,补贴家用而已,至于这样被挂在嘴上裱吗!

    这年头,有哪个成道大罗的,不修正自己的根脚出身,到洪荒的起源时代上入籍,贴上先天神圣的标签?

    这过程中,多少历史细节被修改了?

    给他白史官,添了多少负担!

    而他现在不过是收点好处费,不将这些小问题给披露出去……却被还倒打一耙,对他白泽进行批判?

    拔吊无情啊!

    白泽黑着脸,“我的称呼改不改,那只是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能把你们捶的抱头鼠窜,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捶我……嘿!”烛龙身形虚淡了几分,隐于时光的波动中,随时能遁走,“你的神通足够强,但我也不是没有反击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捕捉到你那神通发挥的不圆满之处,突进刺杀,胜负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猎物,我是猎人!”

    “谁是猎物,还不好说呢。”白泽手中的语录无风自动,“你要是躲起来,以你时间之道的特殊,我还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一旦出手?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了机会,我也找到了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决胜负于瞬息,玩的就是心跳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以你我攻击力的差距,我能失误几次,你呢?”

    白泽说着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巫族十二祖巫,不知道有几个能抵挡我?”

    “除了后土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大部分,都不足为道也!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五方天帝……别的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单摘出那黄帝来。”

    “提到这个人,我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我状态不好的时候,给我来了一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竟然出了谣言……什么‘帝巡狩,东至海,登桓山,于海滨得白泽神兽’?这像话吗?”

    “得……搞的我好像是打猎收获的猎物一样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白泽冷笑,“我白泽一生,也就佩服那么两三个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撞上那些人,我是打心眼里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可黄帝……又是哪根葱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我现在寻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我定然是要追着他满洪荒跑,报那一剑之仇!”

    白泽妖帅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他此刻非常有勇气,也很有胆量。

    烛龙大圣便感受到了白泽的豪情壮志,倒抽了一口冷气,凝神郑重以待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正在坐庄的伏羲眉梢一挑,轻轻低语叹息。

    “白泽这个同志,他路走窄了啊……心性上还有待磨练提高。”

    “稍微强大了些,便得意忘形,尾巴翘到天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耐性,如何能担待的起组织上赋予他重要责任和使命,去为人道做贡献,好在他日竞选盘古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伏羲长长吐出一口气,似乎无奈忧伤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要不要找个机会,把他下放到基层去呢?”

    “难搞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泽妖帅彻底跟烛龙大圣对峙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历史的见证者,汇聚了无数人杰的思想精粹,有人定胜天、踏破一切阻碍的无上豪情。

    一个是时光的转动者,推动万事万物的发展变迁,主导时代的更迭。

    他们的碰撞,注定了灿烂与辉煌。

    一方要打破阻碍,援助巫族。

    一方要拦截对手,保持优势。

    从目的上看,最后结果是白泽胜了。

    他拦截了烛龙,让巫族的时间祖巫也一直在骑马赶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