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吾即玄机_ 第一卷:谪仙人 第六十二章:雷池

时间:2021-06-22 17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吾即玄机小说吾即玄机 第一卷:谪仙人 第六十二章:雷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嗡....

    一声剑鸣响猛然乍起,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百变郎君神情微变,望着门口那把颤鸣不止的月白长剑,喃喃道:“剑修?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锦淼淼偷偷看了一眼李玄机,发现他仍然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,但此时庙里的温度都冷了几分,她知道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李玄机察觉到锦淼淼的小动作,朝她会心一笑,伸出一只手,勾住她白皙的下巴,柔声说道:“你在这里稍等片刻,我去杀几个鬼。”

    语气没有丝毫波澜,锦淼淼却感觉到每个字中都充满了杀意,她乖巧点点头,轻声道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李玄机摇晃着折扇,潇洒转身,迈步走向院子。

    锦淼淼望着那道白色背影,俏脸刷一下红透了耳根,不由自主后退几步,瘫坐在地上,看着旁边昏死过去的喜服女子,轻叹口气,“如此翩翩公子,谁又能不中意呢...”

    月黑风高夜,正是杀人时。

    李玄机来到小院,找了一个稍大些的石头,吊儿郎当坐下,抬头看着门外的男子,淡然道:“你妻子就在里面,有本事就进来带走,本公子只给你一炷香时间,如果连庙都进不来,本公子不介意多走两步,砍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说完竟然真的随手捡起一支遗留下来的香,掏出火折子点燃,弯腰插在裂开的地缝里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微微一愣,紧接着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,肆意大笑起来,头上的金冠都被笑歪了,他也不在意,一把扯下金冠,随意丢在地上,笑的愈发张狂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又有人声从远处渐渐靠近,却是被他甩下的十几个鬼仆终于赶到,他们穿着一身黑衣,带着尖帽,只露出一张张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鬼仆抗着一杆猩红的长枪,长枪似乎非常沉重,两人落在最后显得格外吃力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止住笑意,并不打算进庙,等着那群鬼仆跑到近前,指着身形最高大的那个,朗声道:“鬼元,你过来!”

    这名鬼仆看起来起码身高丈余,在其他矮小的鬼仆中显得鹤立鸡群,浑身包裹在黑袍里,手中提着根造型古怪的棒子,煞气冲天,闻言走到金冠男子跟前,躬身道:“郎君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金冠男子拍着他的后背,阴恻恻道:“你只要把院中那个年轻人弄残废,注意别弄死了,本郎君就把屋子里的长裙美人赏你了,老子知道你这家伙已经玩死了不知道多少鬼姬,里面那个你可得悠着点,别他娘使太大力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在高大鬼仆身后重重一拍:“去吧!”

    鬼元看清了屋内那名长裙女子,当真是美艳无双,特别是高耸挺翘的胸脯,简直是世间罕见。

    他咧嘴舔了舔嘴角,道了声:“是!”便想也没想,提棒踏进了庙门。

    这名鬼仆刚走进庙门,挂在高处的月白长剑似有感应,嗖的一声,带着剑鞘怦然落地,深深扎进地板里,只露出半截剑身。

    鬼元充耳不闻,大踏步走到白袍公子跟前,狞笑一声,举棒就砸。

    在门外众鬼仆震惊的目光中,那柄长剑毫无征兆地仓啷出鞘,化作一抹白光,瞬间来到鬼元身后,带着刺耳的啸声直刺而下。

    鬼元察觉到身后凌冽的剑气,冷声一声,放弃眼前神情平静的的白袍公子,虎腰一拧,手中的棒子挥出一个大圆,往背后砸去。

    棒子呼啸而过,什么也没砸到,鬼元面色微变,扫视一圈,没有看到任何东西,发现外面的鬼仆急的大喊大叫,他心中疑惑,怎的他们只有动作没有声音?

    那些鬼仆见他没有反应,纷纷往天上点指,鬼元下意识抬头望去,就见一道清亮剑光直坠而下,离他只有几尺,剑尖上浓烈的剑气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鬼元惊吼一声,手中的棒子奋力顶去,涌出股股黑气。

    黑气一接触到长剑,就仿佛热油遇到了冷水,发出呲呲啦啦的声音,四散乱飞。

    长剑似乎重若千斤,瞬间就冲散了黑气,剑尖点在棒子上,一股巨力传来,震得鬼元棒子差点脱手,他连忙双手持棒,怒喝一声,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顶开长剑。

    一声长鸣在院内响起,月白长剑猛然爆发出刺目的白光,重重压下。

    鬼元再也支撑不住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膝深深陷进乱石堆里,口中吐出大股大股黑气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面色阴沉,没想到那柄长剑恐怖如斯,鬼元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压制至此,看他颤抖的双手,和已经龟裂的鬼哭棒,身死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有个和鬼元关系莫逆的鬼仆,见鬼元情况危急,一个箭步冲出鬼群,来到金冠男子身侧,焦急道:“郎君,鬼元是我兄弟,还容小的进去救他!”

    金冠男子眉头一挑,诧异道:“你倒是挺讲义气,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名鬼仆身形消瘦,手中也没有兵器,身上煞气异常浑厚,整个人仿若置身在黑雾里,他躬身应了声是,转身来到庙门前,大步跨过。

    猛然响起一阵阵惊呼,就见将要进去的鬼仆身下,那柄剑鞘悄无声息地闪出一道雪白剑气,瞬间把没有防备的鬼仆给斩成了两半,竟是惨叫都来不及就化成一团黑雾,消散在大风里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见状,凝视着剑鞘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院中的鬼元瞥看见这一幕,心胆俱裂,此刻他手中的鬼哭棒已经被剑气搅碎的只剩一小节,却不敢松手,死死咬着牙坚持,渴望郎君能出手救命。

    庙门口的鬼仆一个个义愤填膺,纷纷尖叫着,却没有一个敢再进去,开玩笑,实力最强的鬼元现在已经是必死,而修为强横的鬼南更是死的干脆,他们在等,只要郎君大人出手,任里面那个小白脸再厉害,也是身死道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院中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,“只剩半柱香了。”

    众鬼仆齐齐朝里望去,就见白袍公子折扇轻轻往下一压,鬼元头上的长剑剑气再度暴涨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摧枯拉朽一样刺破鬼哭棒,长剑没入他的头颅一穿而下,当一声钉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小院内顿时黑气弥漫,白袍公子面露厌恶,手中折扇轻柔一扇,登时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剑气实在太过锋锐,长剑如切豆腐将地面捅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,白袍公子大袖一挥,长剑划出一抹流光飞出,在众目睽睽中灵巧地返回到剑鞘中。

    呼啦,十几个鬼仆飞速离开门口,退到了几丈外,不是他们胆小,实在是那柄长剑太过凶悍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回头看了一眼,目光阴冷无比,吓得鬼仆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骂一声废物,转头看向院内,刻意忽略那柄长剑,朝着白袍公子问道:“公子修为惊人,御剑术造诣深厚,不知家师是谁,或者在哪里修行?”

    白袍公子置若罔闻,蹲在那支香跟前,自顾自拿着折扇扇着。

    金冠男子眼神闪烁,而后洒然一笑,弯腰捡起地上的金冠带在头上,说道:“既然公子不肯言明,本郎君也就不问了,至于夏风雅那只女鬼,公子看中给你就是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鬼仆们一脸不可置信,以郎君大人的秉性,吃了这么大的亏,居然会服软?

    金冠男子言罢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就见院内的白袍公子站起身,冷声道:“本公子说过,你不来杀我,我可要出去杀你了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