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枪与道_ 第二百八十三章 山顶夫人

时间:2021-06-10 15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庸手小说枪与道 第二百八十三章 山顶夫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柔阳热力渐渐更加猛烈,柔风掠过躯体,那种凉意,令人欢快而刺激不已。

    小蝶实在想将衣襟拉开一点,却偏偏没有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山夫走的并不快。

    他与别的人都一样,都极为缓慢、仔细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有三十年了?”小蝶忽然忍不住去问问他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山夫脸颊上没有一丝异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在这里?没有离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没有离开过一步。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蝶眨了眨眼,努力凝视着这张没有一丝神情的脸颊,心里不免些许忧伤。

    三十年来没有下去,岂非是一种折磨?无论是痛苦、悲伤,还是凄凉、凄惨,都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。

    小蝶很想知道他是怎么过的,这三十年来是不是有过什么忧患?有过情感?

    她并没有去问他,这是别人的隐私,也许是别人的痛处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这里面故事,却不愿去刺痛、伤害到这人,有时伤害到别人,并不需要动手,也不需要特别的心机,就可以将人伤害,不但伤害的很成功,而且也伤害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死鱼般的眸子没有一丝光亮,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呆滞而没有一丝活力,脚上的力道却极为认真而小心。

    他竟已忽然停了下来,正不停的盯着小蝶,小蝶的神情似已将他吸引住。

    小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三十年来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小蝶呼吸已急促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问问这个,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三十年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过的。”死鱼般的眼睛已落到青石上,“它们都是我的宝贝,每一个都是。”

    小蝶吃惊。

    这人竟将那些时刻都会爆炸的青石当做是宝贝,他难道不知道这些宝贝会爆炸吗?

    “你每天都这样过来过去看着这些青石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实在是一件愉快的事。”他说着这件愉快的事,呆滞而没有一丝活力的脸颊上竟没有一丝变化。“这是一种享受。”

    小蝶眨了眨眼,垂下头,盯着山路,山路上竟有两排整齐而深凹的脚印,深而整齐。

    整整齐齐的脚印,从山路的尽头一直延伸到这里,又从这里延伸到后面。

    他的脚已在脚印里,每一只都是。

    小蝶已盯着他的脚,“你的脚若是离开这脚印,是不是会有点变化?”

    山夫点点头,他竟也盯着那双脚,“我的脚若是离开这里,这些宝贝就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小蝶看了看两边的青石,心里忽然又生出惧怕之色。

    “生气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爆炸,彻底都会爆炸。”他的声音竟也是极为简洁而急促,仿佛是一口骤然出鞘的刀。

    这令小蝶想起桥夫,他的话语也是这样子奇怪而生硬。

    额角明明已干透,现在却又生出,小蝶盯着那双脚,暗暗惧怕。

    那双脚若是踩错一步,这里的一切都会变成灰烬,这里所有人也是一样,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这其间不会有一丝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没有爆炸过?”小蝶暗暗发笑,自己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爆炸过,因为我保护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山夫忽然向山顶走去,走的极为缓慢而仔细。

    他向前走着,后面的人就跟着,这些人仿佛已有了神秘而奇特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小蝶暗暗发笑,自己竟又问出这种极为隐私的问题。

    山夫凝视着苍穹,仿佛在沉思,脚下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小蝶已要吓死了。

    这人若是走错一步,自己岂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?

    她已觉得背脊飘起一股寒意,直冲脊椎骨。

    柔风掠过,背脊不由的抖了抖,她已在暗暗后悔,她不该问这问题,这种问题,仿佛已将山夫难住了。

    苍穹白云悠悠,柔风阵阵。

    青石后面株株林木挺立,柔软而修长的枝条轻轻摇曳。

    山夫缓缓凝视小蝶,“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小蝶吃惊。

    这人竟忘记自己活多久了?小蝶相信他还记得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一个人活着,多多少少有点情感,有几次热血恋情,无论是愚笨,还是明智,都会有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一定有情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念你的情人?”

    山夫指了指两边整齐而光滑的青石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我的情人,也是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小蝶又已吃惊。

    这人竟已将这随时爆炸的青石当做情人,难道这人真的不懂感情?不懂男女间的那种甜情蜜意?

    死鱼般的眸子已盯着那两旁青石,一动不动的盯着,脚下并没有一丝停下,也没有一丝错误。

    他的脚与脚印结合,仿佛是春风与大地交融,那么的自然而轻盈,不会生出任何错误。

    小蝶的心渐渐已平息,她已发现这人绝不会走错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三十年里,不停的重复做着一件事,那么在这件事上就很难有错误,也无法有错误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山夫忽然摸了摸头,又凝视着苍穹,这个问题仿佛是件极为复杂而又伤脑筋的事。

    小蝶忽然又有点紧张了。

    这人凝视苍穹,脚下一丝停下的意思也没有,山夫实在是个不知死活的人。

    山夫缓缓凝视着小蝶,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小蝶愣住。

    这人居然不记得自己的家人,也不记得自己多大,难道这人已失去记忆?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三十年前的事?”小蝶希望他能记得,三十年前发生的故事,也许才是他辉煌、灿烂的一面。

    若是记得那些故事,他才不那么孤独、寂寞,静静的回味起来,才有快意、刺激。

    一个人多多少少有点快意、刺激的事,没事的时候,回味着,这岂非也是一种享受?小蝶只希望他能记得这种享受。

    山夫已点头。

    小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他居然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小蝶脸上的笑意渐渐已生硬,变得忧伤不已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个可怜人,居然不记得一丝一毫,山夫三十年是大侠?还是豪客?

    “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。”他说的很快速,并没有一丝思索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只记得这三十年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每一天都记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小蝶眨了眨眼,“那二十八年前的今天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条山路上,看着青石。”

    “那十六年前的今天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条山路上,看着青石。”

    “那五天前呢?”小蝶已懵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条山路上,看着青石。”

    小蝶傻住了。

    她已明白了,这人居然每天都在这里,重复着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停的走在山路上,不停的看着青石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不做别的事?”小蝶看了看两排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是的,别的事我不去做,也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小蝶又看了看这人的脸颊,呆滞而没有一丝活力的脸色,没有一丝人活着特有的那种欢乐、喜悦。

    她已要发疯,却没有一丝力道去发疯。

    小蝶瞧了瞧山路,又瞧了瞧青石,这实在令人厌恶、厌倦,换做是她自己,也许连一天都无法呆下去。

    这里根本找不到一丝乐趣、欢愉,更享受不到一丝快意、刺激。

    这实在令人无法理解,实在令人无法想象,这种寂寞、孤独的日子怎么度过?

    小蝶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不通我这个人?”

    小蝶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其实很简单,只要一心想着做这件事,不要去想别的,就可以了。”他说的很慢,也很仔细。

    小蝶听的怔住。

    她瞧了瞧两旁的青石,整齐而光滑的青石没有一丝好看的地方,也吸引不了别人。

    这里青石与失魂廊里油灯都是一样的,七步矗立一块,侍卫般神秘而奇异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奇怪我,为什么一点也不苦闷?”

    小蝶点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本就是一件欢快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蝶不语。

    她已明白了,这里所有的人,也许都已失去记忆,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,不记得来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这好比是佛门,入了这里,便两世为人了。

    以往的恩仇旧怨,统统忘却,统统遗弃,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,也不记得自己以往的一切。

    山路并不是崎岖,小蝶盯着自己的影子,漆黑的影子拉得很长而瘦消。

    林木里的叶子沙沙作响,山顶上的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山夫并没有走上山顶,而是远远停下,那里仿佛是他的禁地。

    山顶上已走来几个女人,几个衣着华丽、腰肢纤细的贵妇,她们过来并没有看山夫一眼,直接将无生扶住,将小蝶扶住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人竟与山夫一样,脸颊上显得呆滞而没有一丝活力。

    小蝶已想要呕吐,背脊不停的轻颤着。

    扶住她的贵妇,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,“是不是好受点了?”

    小蝶努力抬起头,凝视这妇人,又凝视着山顶,“这里就是失魂顶了?”

    贵妇点头,也已承认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山顶夫人?”

    贵妇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看了看小蝶,“没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小蝶笑了笑,她终于遇到了一个没有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她脸上的笑意忽又消失不见,因为那妇人又说着,“只不过我若走错一步路,就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小蝶已要崩溃,这里居然还是一样,若是走错一步,就会惨遭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你的步子若是走错了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山顶立刻崩塌,我们就会被活埋。”

    小蝶呆呆的看着这山顶夫人,“那我们岂非就要死翘翘了?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一点也不怕?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废话,她自然不会怕,因为她一定也在这里呆了很多年,也许比前面的那几人都要长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有什么事不清楚?可以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蝶点点头。

    山顶上林木稀疏,路道两边的竹林已褪去了冬意,新生的枝叶更加新鲜而娇嫩不已,娇嫩的仿佛是十六岁那花季少女,说不出的诱人而轻盈,躯体每一寸仿佛随时都会生出令人惊喜、欢愉而满足的活力。

    花季的少女绝不会令人厌恶,无论做什么,说什么,都不会令人心生厌倦,因为这本就是一种美景,是哭、是笑、是相思、是苦楚......,都会给人带来欢快、刺激。

    初生的嫩枝显得纤细而娇弱,也许正因为如此,掠过来的风,才显得极为柔和而无力。

    小蝶盯着这片竹林,仿佛是盯着一个花季少女。

    她的花季已离去,脸颊上已生出丝丝岁月的痕迹,一种令大多数女人心酸、哀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竹林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点点头,死鱼般的眼睛缓缓盯着一片片竹叶摇曳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种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种的,我来的时候,这里便有了竹林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记得来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摸了摸头,眨了眨眼,躯体显得很疲倦而劳累。

    小蝶笑了笑。

    心里却在暗暗替这人忧伤,因为她一定也不记得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也一直在想,但一直都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小蝶吃惊的盯着山顶夫人,这女人跟其他的人有点不同,也许只有一丁点不同,她会主动思考这问题。

    小蝶笑了笑,笑意说不出的欢快、喜悦。

    她希望这种笑意,能给于山顶夫人鼓舞,希望她能想到点什么。

    柔风掠过,眼角那根皱纹渐渐已变得柔软而无力,山顶夫人已喘息,“我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想不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一直都没有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蝶凝视着山顶夫人,她觉得这女人凝视这片竹林的时候,仿佛很奇怪,脸上的神情虽然呆滞而没有一丝活力,却带着种疲倦、劳累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这片竹林有点奇怪?”

    山顶夫人点头。

    她不在说话,也不在看这竹林。

    扶着小蝶走进竹林,后面的几人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蝶努力吸进一口气,又重重吐了出来,这地方虽然很危险,景色却极为迷人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静静享受着这迷人、诱人的地方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